欢迎访问:超碰97 总站 中文字幕-中文字幕97超碰大香蕉-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价值偏差的小涵】(16)

 字数:11238
           (16)暑假的尾声
 
  自从小涵在我面前比较放得开之后,我们两个变得更加亲密了,当然只限於 私底下。每当到了亲热的时候,她总会换上不同的造型,有时只是稍微性感的内 衣,有时会穿上她的高中制服,当然更多时候是各式各样的情趣套装。
 
  但是这些套装并不是我们去买的,而是小涵从她的衣柜底层翻出来的。之前 在翻找线索的时候,还以为这些外包装看来平淡无奇的东西是她买来,还未穿过 的衣服。
 
  第一次拿出这几套给我看时,我还以为这是她穿过,用来取悦仁豪或组长的 而面露菜色,小涵才再三保证这些都还是新的,她只有试穿过而已。听到她这么 说,尽管感到奇怪,还是在旁看她换上。
 
  这些套装花样之多,其中还有许多高级的用料,一看便知价格不斐。小涵不 像会把辛苦打工、兼家教赚来的钱花在这上面的人,所以这些到底是哪里来的? 
  在我不断追问下,她才说出实情。原来这些还是跟仁豪有关?
 
  =================================== 
  仁豪降下车窗,车子缓缓的停了下来,他伸手把回数票交给收费亭里戴着口 罩的女人,没对她脸上先是惊讶,后转为嫌恶的表情做出反应,便踩下油门往前 开。关起车窗后,他左手握住方向盘,右手抓住小涵的马尾,硬是往下压。 
  「唔?唔?噁?」仁豪等到小涵受不了了,才放开手回到方向盘上。小涵喘 了口气,又乖乖含进仁豪的肉棒。
 
  现在只要仁豪ㄧ声令下,小涵便会乖乖的跪在副驾驶座,身体跨过排档桿口 手并用替他服务,直到仁豪喊停为止。经过这个暑假,小涵已经不再抵抗,因为 再怎么反抗也没用,而且还找自己麻烦,不如听话?自从她放弃挣扎后,似乎有 感觉到仁豪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暴力,而且也比较少进入她体内,大都是玩弄她 的身体或像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凌辱她而已。
 
  这天早上,尽管距离开学只剩五天,仁豪一通电话来,小涵就乖乖的到了校 门口,上了他的车。早在两星期前,小涵就已经搬回宿舍等待新学期的到来,当 然偶尔还是会被叫出来,只是仁豪也没什么新花样了。
 
  车子缓缓的下了交流道,仁豪在她不断的刺激下缴械了,射得她满嘴都是。 
  拿个湿纸巾清理ㄧ下,车子便缓缓的停到ㄧ间精品汽车旅馆前,仁豪和柜台 交谈一会,又继续往里面开,停在一个停有厢型车的车库前面。
 
  小涵下了车,忐忑不安的跟着仁豪走上车库旁的楼梯,进到房间里,印入眼 帘的是一堆专业摄影器材,还有两个人在搬动几个箱子。一会儿一个没比小涵大 多少,穿着简便的女孩便走了过来。
 
  「你就是今天的模特儿吗?」女孩问。
 
  「对,就是她。」在小涵还一头雾水的时候,仁豪便回答了女孩的问题。 
  「我在问她不是问你?旁边稍坐一下,我等下就回来。」女孩冷冷的回话, 然后走到隔壁房间。
 
  两人坐下后,仁豪才跟她说这是怎么回事。原来这是一个从事摄影的朋友, 因为厂商突然的连络下,才急需一个女模特儿,仁豪听了工作内容,当下就答应 了。他讲完后,看了时间便起身,只交待小涵别丢他的脸后,就又从刚刚的楼梯 离去。
 
  过了好一会,刚刚那个女孩才带着一杯热茶和一叠文件回来。
 
  「仁豪到哪去了?」女孩转头看了看,便坐到桌旁,小涵耸了耸肩。
 
  「算了,我们赶时间?」女孩说着便把热茶跟文件推到小涵面前?
 
  =================================== 
  原来女孩递给她的文件是摄影合约,内容不外乎是不得透露这两天的工作内 容、摄影工作室和店家拥有照片使用权等等。大概是被仁豪欺负太多次了,小涵 很仔细的看这份文件。
 
  「他应该有跟你说,这两天要拍什么吧?」小涵抬起头来,对女孩摇摇头。 
  女孩听了叹口气,开始跟小涵说这两天的工作内容。想当然仁豪会要她做的 当然不会是什么太正经的摄影,这次找上他们工作室的店家,是一家刚起步的情 趣用品店,要拍摄的内容是他们店内贩售的服装。
 
  女孩——助理小嫀说,这次拍摄至少需要两天,第一天会拍比较没裸露的服 装,例如一些角色扮演、情趣内睡衣等;第二天大部分都会裸露,像刻意露出重 点部位的泳装、重口味的SM皮件等。
 
  大概是看到小涵面有难色,小嫀赶紧说拍摄时会全程让她带着面具,不用担 心会被别人认出来,第一天会用乳贴和肉色内裤,所以不会真的在镜头前裸露重 点部位,但第二天因为服装着重的就是裸露,而且会使用到乳夹所以不用乳贴。 
  「嗨,是这样的?你是小涵吧?」一个年纪约30来岁的男人朝她们两个走 了过来。小涵抬头看他,点了点头。
 
  「我是工作室的老闆,也是这两天的摄影师,你可以叫我大伟。」说着递上 名片。小涵看了看上面的文字:XX摄影工作室 徐铭伟。
 
  「仁豪跟我说,你没有从事过类似的工作是吗?」小涵嗯了一声。
 
  「我们是专业的工作室,客户或模特儿对我们来说都非常重要,不用担心隐 私的问题。这份合约不仅是保障我们,同时也是保障你的权益。当然,如果你还 是不放心,不用勉强。」小涵看了看眼前的男子,整齐的装束,乾净的外型,散 发出专业的气息。
 
  「但是?我就直说了,这个案子很紧急,前天客户才连络我们,希望一周内 完成拍摄、后制,然后取件。连络了以前合作过的模特儿,她们都没办法在这么 短的时间内空出时间来配合,只好从朋友那边寻求协助?所以我们才找到你。」 
  「我不会强迫你,但是?真的很希望你能帮我们这个忙。」小涵把玩手中的 名片,拿不定主意。
 
  「这听起来会有点奇怪?」他说着还尴尬的笑了笑。
 
  「这是急件,薪水比平常高?而且客户也说,这些拍摄的服装模特儿可以带 走?」大伟停下,看了看小涵。
 
  「那些服装?穿在你身上应该很好看喔!」平常小涵听到别人开这种玩笑, 一定会感到噁心,但是大伟却不会,她听到反而还笑了出来?大概是他成熟的气 质吧?
 
  「所以?可以帮个忙吗?」小涵想了一会,害羞的微笑着点点头。
 
  「好,那我就先去准备了?小嫀?」大伟示意小嫀接下来交给她后,又回去 指挥其他人布置。
 
  处理完合约,她们两个到隔壁房间内准备换装。小涵很快的沖了个澡后,刚 披上旅馆提供的浴袍,小嫀就直接推开门走进来。
 
  「穿上这个,然后出来我再帮你贴乳贴。」她递给小涵一条肉色内裤。 
  「我自己贴就好了?」
 
  「贴好了还要处理,还是让我来吧。」
 
  过了几分钟,小涵戴着一个黑色的半脸舞会面具走出房间,白色的浴袍底下 只有一件肉色内裤,和双乳上两片化妆处理过的乳贴,她和小嫀坐到刚才的桌旁 等待。
 
  「小涵,先穿上这套,我们准备开始了。」
 
  =================================== 
  拍照过程就不多说了,在面具的遮掩之下(也或许是仁豪这些时间来的「教 导」之下),小涵在镜头面前穿着各样的服装,摆出可爱、妩媚的姿势。由於服 装数量很多,在场的工作人员和小涵都只能在零碎的空闲时间,吃点饼乾、糖果 之类的零食充飢,拍着拍着时间很快的就到晚上8、9点了。
 
  「好了,今天先拍到这边,明天继续。」不只是小涵,大伟掌镜一整天之后 也是一脸疲倦。
 
  「小嫀,现在时间还没太晚,买点宵夜回来给所有人吃?」小嫀听后点了点 头,便下楼梯去买东西。
 
  一整天拍照时,因为打光光源很热,所以房间里的冷气温度都调很低,小涵 赶紧回到早上准备的房间里,穿回自己的衣服。没多久小嫀便带着几碗粥和一些 小菜回来,房间外的工作人员也空出了两张桌子让所有人可以吃东西。
 
  「小涵,你现在是?大一吗?」大伟看大家闲聊得起劲,唯独小涵一人安静 的吃着,想找点话题让她参与。小涵摇头,赶紧把嘴里的食物吞下。
 
  「我?现在大二。」
 
  「你怎么会认识仁豪?」
 
  「他是球队学长。」
 
  「喔对?他才刚毕业?这个色鬼,都骚扰年轻的学妹,哈?」大伟开着玩笑 说,小涵听了却笑不出来。
 
  「你想当模特儿吗?」小嫀问,小涵想也不想就摇头。
 
  「那你怎么会来?」小嫀不解。
 
  「我不知道要拍照?」
 
  「等等?仁豪没跟你说?」大伟突然打断她说,小涵吓了一跳,赶紧摇头。 
  「他到这里才跟我说要拍?」不知道为什么小涵感到有点害怕,大伟听了之 后突然严肃了起来。
 
  「我去打个电话。」大伟说着便起身离开,房间顿时安静得令人坐立难安。 
  「你怎么可以不问清楚?」小嫀带着责备语气低声的问。
 
  「我?」小涵想说话,却被隔壁房间传来的怒吼打断。大伟在电话上争吵了 好一会,才安静下来。
 
  「小涵,你?仁豪是你男朋友?」大伟回来之后问,小嫀听了惊讶的转头看 她,小涵紧张的点头。
 
  「吃完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继续。」大伟说完也不管东西没吃完,就离开 了。
 
  另外两个工作人员把东西收拾一下之后,也跟着离开,只剩下小涵跟小嫀留 在房里。
 
  「我们等下就睡这间,男人们睡隔壁?」小嫀清理一下桌面,对着小涵说。 
  =================================== 
  半夜,小涵听到房门传来轻轻的敲门声而醒来,但睡在双人床另一侧的小嫀 却已经轻溜下床去开门了。她听不清楚门口的人在说什么,但可以听出来是大伟 的声音,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
 
  尽管门口的两人已经没有声音,小涵还是不敢翻身过去看。过了一下,传来 关门的声音,正当她想要翻身时,却又传来浴室门打开的声音,两人走了进去关 上门。
 
  「小声一点?她在睡觉?」小嫀小声的说,但仍然穿过了浴室薄薄的门。 
  「好啦?快脱?」大伟的声音,小涵听到这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没过多久浴室便传出碰撞,还有分不清是谁的喘气声。小涵想要无视这些声 响,但尝试许久还是无法入睡——因为浴室里的声响越来越大。过了大约半个小 时,浴室的门才又打开,接着是房门?房门关上后,小涵感觉到双人床另一侧有 人上来。
 
  「?小涵?」小嫀用气音说,小涵装作没听到,她才躺回去。
 
  =================================== 
  隔天早上,小涵吃完早餐,让小嫀帮她画好淡妆之后,准备开始拍摄。大概 是前一天的经验,就算今天要半裸拍摄,她也没有特别的紧张。在工作人员准备 时,小涵注意到大伟一扫昨晚的情绪,看来心情不错,而且表现依然专业。 
  这天的拍摄内容比较少,剩下最后一套时,也才下午五点。在小涵换装时, 她没注意到仁豪推开门走了进来,直到她穿好,转过身才几乎吓到跳起来。 
  长达两天的拍摄总算结束了,小涵回到房间卸妆的同时,工作人员动作迅速 的收拾器材,因为要赶在时间内退房。
 
  「你晚上有事吗?」小嫀帮她卸妆时,随口问到。
 
  「没有啊。」
 
  「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怎么样?大伟请客喔。」
 
  「呃?我?」
 
  「就一起去吃吧,反正没有事不是吗?」仁豪打断她说。
 
  於是等到收拾完毕,一行人便各自前往餐厅。用餐过程便不多说了,仁豪硬 是要小涵喝了两杯红酒,目的是什么我想就不用多作说明了。
 
  「?要去?哪边?」吃完饭后小涵在仁豪搀扶下昏昏沉沉的坐上他的车,听 到车子发动她才问。
 
  「刚刚是他们庆祝,现在换我们庆祝了。」
 
  仁豪又开车回到拍照的地方,租了间房便扶着不胜酒力快睡着的小涵上去。 
  到了房间,仁豪把她丢到床上,便开始脱她身上的衣物。小涵无力的配合, 但还是花了一段时间才完成。此刻的她双颊通红,全身赤裸,毫无抵抗的躺在床 上,硬撑着不要睡着,任何人看到一定都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仁豪也不例外。 
  「?请用?」小涵的双腿被举起,就要被插入时,她还不忘作为一个性奴的 本份,仁豪满意的笑了一下,也没多作停留便一挺而入。酒精果然是绝佳的助性 剂,小涵比以往都还要投入,不知不觉的呻吟也越来越大?只是这次仁豪很快就 缴械了,肉棒退出她的体内时,沾满黏液的小穴瞬间缩回小指粗细,却还一缩一 缩,不满足的样子。
 
  「还不够吧?这个给你用。」仁豪不知从哪拿出来一根假阳具,插进她的下 体,让她不禁吸了口气。
 
  「很久没看你自慰了,快开始吧。」平常小涵一定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做,但 今天,她却很主动的伸手?直到她不受控制的在床上抖动、抽搐后为止。完事后 的小涵也不管自己全身赤裸,没一会便睡着了。
 
  过了好一会儿,小涵感觉到她被抱起而醒来,但只是被移个位置,侧躺的赤 裸身子被盖上棉被,接着仁豪也爬进被子里,从她身后伸手到处抚摸、揉捏,同 时贪婪的亲吻、吸啜她的肌肤。小涵被仁豪突然的温柔举动吓到,不敢作任何反 应,只好假装熟睡。
 
  就这么爱抚了一会,仁豪的手又伸到她两腿间,为早已顶着她臀部许久的肉 棒开路。因为姿势的关系,仁豪顶了许久都不能顺利进入,小涵想要翘起屁股, 哪知道才一动,肉棒就「滋」的一声尽根没入。此时的小涵已经没有醉意,只是 闭着眼装睡,身体也不像刚才那样敏感了。
 
  仁豪在身后慢慢的挺动,同时温柔的搓揉她的双乳,和以往暴力的感觉截然 不同,让小涵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在他的爱抚之下,小涵身体渐渐热了起来,被 手掌包覆的乳头也根着突起,仁豪感受到便转移目标,捏住美乳上的坚挺,偶尔 施力揉捏,偶尔旋转按压。
 
  小涵不知道多久没被这样温柔对待,无法抵抗这样的攻势,忍不住而开始喘 气。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仁豪的双手转移到她的下身,一手环住她的腰,一手 刺激她早已充血的阴蒂,抽插的速率也越来越快,再加上每下都进到最深处?在 这样的刺激下,小涵早就不只是喘气,而是随着一波波的快感而呻吟。
 
  「就说嘛?」突然间,房间的角落传来男人的声音。小涵还以为是听错,只 是张开眼睛看现声音的来源,但是房间黑漆漆的看不清楚。
 
  「谁干她都一样,根本就是条母狗。」小涵听了赶紧伸手打开床头灯,一看 便呆住了?坐在房间角落的椅子上,正在享受裸体女人口交的,不正是仁豪吗? 
  那现在还在跟她交合的人,是谁?小涵呆了一下,转过头一看,刚才的欢快 感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别这样说吧,大家说好要交换的?」出现在小涵眼前的,是这两天掌镜的 大伟。小涵这才像被打开什么开关一样,用力挣扎想要下床,但身体却被他的手 环住,逃都逃不了。
 
  「不要!!?放开?呜呜!」小涵边挣扎边叫喊,大伟赶紧伸手捂住她的嘴 巴。
 
  「等等?先不要叫?」小涵还是继续挣扎。
 
  「先安静?喂?噢!」「?你不要碰我!」没有双手的控制,小涵很轻易的 就扭开,在挣扎中,她的手肘不偏不倚的砸在大伟带着保险套,挺立着的肉棒上。 
  「?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明明说好的?呜?」小涵下了床,生气的 对着仁豪大喊,但才没说几个字,便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跪在仁豪双腿中间的小嫀,也很快的起身去查看在床上痛得打滚的大伟。仁 豪在椅子上呆坐着一会,好像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才去查看大伟的情况。几 分钟之后,大伟在小嫀的搀扶下,两人都穿好了衣服要离开,仁豪也套上衣服跟 他们走了出去。
 
  一阵慌乱过后,小涵缩在床边,心里一直回想仁豪说的,自己是个淫荡的女 人这件事,的确刚刚她是很投入在其中,但是她并不知道身后的人是大伟。如果 她事先知道的话,或许就不会有感觉了吧?不对,知道的话大伟连碰到她的机会 都没有。至於仁豪曾经答应不会让别人碰她的事情,她其实心里早就有感觉他会 食言,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已。
 
  过了一下,小涵擦乾眼泪,拿起自己的衣服走进浴室。可想而知仁豪一定非 常生气,不过现在已经半夜两三点了,再过几个钟头,她就要和恩菱一起送去给 组长享用了,这种重要的事情,仁豪不可能会忘记吧?至於结束之后会如何算这 笔帐,那就再说吧。
 
  「谁准你锁门的?现在给我马上出来!」小涵沖澡到一半,仁豪突然一边用 力拍打浴室的门,一边气得大吼,让她吓得赶紧关水走出淋浴间。
 
  「我?我穿个衣服?」小涵第一次听到仁豪这么暴怒的样子,拿起衣服的手 居然在发抖。
 
  「穿什么穿!?叫你出来听不懂阿!」说着用力踹门,小涵吓到整个人快跌 倒,但还是慌张的把门打开。
 
  「我?噢!?不要?」小涵才刚要说话,就被一把抓住头发往外拉,仁豪也 不管她全身还湿答答的,另只手抓住她的手臂,转身就把她朝房间里丢。 
  「?对不起?我不是?」小涵重重跌在地上,也不管痛,赶紧求饶,她这才 发现自己已经吓哭了。
 
  「对不起有用吗?」仁豪还在大吼,同时抓着她的双手,把她拖往房间角落 的钢管。
 
  「不听话嘛!你最好皮绷紧一点。」说着拿出手铐把她绑在钢管上。
 
  「?对不起啦?我?」『啪!』「少给我废话?」仁豪一巴掌打断她的话, 然后把小涵的内裤捡起来塞进她嘴里,又拿了房间提供的小毛巾,把她嘴巴绑起 来塞住。
 
  「真的是欠揍了?」仁豪一边脱衣服一边说,接着从自己的包包里拿东西放 到一旁的椅子上。
 
  「屁股给我抬起来!」仁豪大声的说,小涵跪在地上翘起屁股,然后用流着 眼泪的双眼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想要求饶,却只能隔着毛巾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你刚刚乖乖让大伟玩一下不就好了吗?」仁豪说着拿起椅子上的东西,朝 小涵走过去。
 
  「既然这样,你就乖乖受罚吧。」尽管小涵猛摇头,仁豪还是举起了手? 
  「呜嗯嗯嗯!!!」小涵痛苦的大叫,身体也跟着痛苦而扭曲,然而这才只 是刚开始而已?
 
  =================================== 
  直到接近中午,小涵连清理的时间都没有,只套上衣服就被载回学校,连同 装满情趣服装的行李箱一起被放在校门口。仁豪的车子一开走,小涵就赶紧拉着 行李箱回宿舍,毕竟再过一个多小时就是和恩菱约好的时间了,她还要洗澡、换 衣服,再走回校门口。
 
  小涵满头乱发、衣衫不整的在校园里走着,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她必 须要刻意避开行人,不然身上的腥臭味,还要那些要乾不乾的液体就会被发现。 
  还好她回到宿舍时,室友应该是外出吃饭,让她可以赶紧清理?
 
  =================================== 
  「还在慢慢走?快迟到了啦!」恩菱在机车旁不耐的对着小涵喊,小涵才赶 紧小跑步上前。
 
  「?对不起?我有点事?」小涵接过安全帽,小声的说。
 
  「你?没带衣服吗?」恩菱看她两手空空的,疑惑的问到,小涵这才想起来 这次要去两天。
 
  「?搞什么?你除了装可怜以外还会什么?」恩菱翻了个白眼。
 
  「唉算了,我有多带,来不及了快上车。」
 
  一路上,恩菱只叫她要听组长的话,这很重要等等的,其余时间都很安静。 
  这也没办法,因为小涵在队游时的表现,确实让很多人不满,尤其是女生, 小涵自己也知道,所以没有多说话。
 
  过了一段时间,两人已经到预约的房间,恩菱说组长还要过一下才会来,接 
  着从自己的包包里拿了一件白色的薄纱短睡衣、一套新的黑色胸罩、丁字裤和白 
  色丝袜,递给小涵。
 
  「你先去换吧,明天要走了再换回你现在的衣服?你到底在想什么,包成这 样,现在是夏天耶?」恩菱拿出另一套,便当着小涵的面开始脱衣服换装。 
  「呃?可以换一套吗?」小涵想了一会,别过头问到。
 
  「什么?」
 
  「有没有?不透明的?」小涵看着全裸的恩菱,不好意思的问到。
 
  「啧,你?算了,拿去,刚刚给你的还我。」小涵拿了就走向厕所。她在厕 所里耗了一段时间,才穿着深紫接近黑色及膝丝质睡衣和黑色吊带丝袜出来,恩 菱早已换好,坐在床上看电视。
 
  「?这个胸罩太小了?」小涵说。
 
  「我胸部没你大,还真抱歉阿?」恩菱不开心的说然后把胸罩塞回包包里。 
  小涵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只好坐到另一张床上。
 
  「对了,你要保险套还是吃药?」恩菱问。
 
  「?蛤?」小涵以为自己听错。
 
  「你不怕怀孕吗?保险套还是吃药?」恩菱一手拿一盒保险套,另一手拿着 一包药丸,对着她晃了晃。
 
  「我以为只是要?用嘴而已?」
 
  「学姊说不一定啦,如果组长想要的话,也不好拒绝吧?唉呀总之不想怀孕 就选一个啦?」
 
  「那保险套好了。」其实小涵过来前才吃过避孕药;恩菱听了便把整盒丢给 她。
 
  「你?不用吗?」小涵问。
 
  「?我吃过药了。」恩菱看着电视,心不在焉的说。接着房间便安静到只剩 下电视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小涵也越坐越不安,相反的恩菱倒是很自在,电视上 节目播完了,她就躺在床上伸懒腰、打滚。
 
  「?恩菱,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吗?」小涵总算受不了,开口问。
 
  「?什么事?」恩菱从床上坐起身,看着小涵。
 
  「如果?」小涵迟疑了一下,像是还不确定该不该问一样。
 
  「?如果?组长想要做的话,我?我可以不要吗?」小涵边问边紧张的捏手 指。恩菱听了愣一下,然后又翻了个白眼。
 
  「你到底有什么问题阿?」她不高兴的说。
 
  「自己要参加队游,又不是不知道在干什么,怎么什么都不愿意做?」小涵 听她这样讲,只能低下头。
 
  「还是说想要装清纯?队游都玩成那样了还装什么装。」恩菱像是一次要把 对她的所有不满宣泄出来一样。
 
  「你现在是反悔吗?要反悔为什么不早讲?」恩菱讲到这总算停了下来,瞪 着小涵。
 
  「?我没有反悔?」小涵小声的说。
 
  「你?要不就现在去换回自己的衣服然后走,要不就留下来,组长要怎样就 听话,不要一堆意见。」小涵越听她讲,头就越来越低。
 
  「不要以为你受学长们的欢迎就拿翘了,这对我没有用的。」恩菱说着躺回 去。
 
  「要走快走,不要等到组长来了才走,很难看,到时候没让他满意,可不是 你哭个几下就有用的。」恩菱话才刚说完,一旁的小涵就真的开始哭了。 
  「欸你还真的?」恩菱听到她的啜泣声又坐了起来。
 
  「?我没有反悔?」小涵说,恩菱停下来听她到底要说什么。
 
  「我?如果?只是口交的话,这两天只有我?都没关系,但是?要做的话真 的不行?」小涵抬起头,红着眼眶,边抽噎边说。
 
  「拜託你?只要不做?这两天?我都听你的?拜託?」她双手合十,说着说 着眼泪又开始流下。恩菱这才感觉到事情不对,坐到她对面。
 
  「欸?你不要这样?」说着伸手放到小涵肩上,才感觉到她抖得很厉害。 
  「先冷静?你怎么了?」恩菱很紧张的坐到小涵旁边,手放到她背上想稍微 安抚,小涵却缩了一下,恩菱只好收手,不知所措的坐在一旁,但是小涵没有回 答她的问题。
 
  「?唉,好啦,就跟组长说你月经来了。」恩菱看她哭得这个样子,只好先 答应再说,反正等会看她的表现,就知道是不是在逃避。
 
  「但是你自己说的,该配合就要配合喔。」小涵赶紧点头。
 
  =================================== 
  恩菱目瞪口呆的坐在床边看,完全不敢相信刚才还哭得唏呖哗啦的女生,现 在居然跪在隔壁床,主动的手口并用,为躺平在床上的男人口交,还不时的对着 男人手中的摄影机看。
 
  组长的肉棒大小虽然比不上系队里的几个学长,但也绝对不算小了,小涵居 然可以几乎整根塞进嘴里,而且她似乎知道组长快要到极限了,开始用嘴在龟头 处吞吐,一手套弄根部,让组长都快拿不稳摄影机了。组长赶紧要小涵停下,然 后下了床,拉着小涵的手,让她跪在地上。
 
  小涵知道组长的意思,取下手腕上的发圈,快速的绑好马尾,接着张开嘴, 让组长按着她的头,挺动腰部抽插她的小口,也没忘记露出委屈的眼神向上看着 镜头。本来就在射精边缘的组长,没动几下便开始加快速度,到了极限用力往前 一挺,就要将热腾腾的精液直接送进小涵温热的喉咙深处。
 
  但是第一股黏稠精液才灌入,小涵眼角泛泪,使力挣脱了组长的手,吐出了 牵丝的肉棒,接着快速伸手握住组长的下体,对准自己,让一股又一股的精液打 在脸上,同时嚥下嘴里的黏液。
 
  直到从肉棒出来的精液不争气的直接滴到地上,小涵才又张口含住龟头,手 轻轻的套弄根部,把残留的黏液全弄进嘴里,过一会才放开,然后用手指把脸上 的精液刮下,塞进嘴里,好像这是什么很好吃的东西一样。发泄完的组长,坐在 床边,把这一切都完整记录下来,直到她吞下全部,脸红的看着镜头微笑为止。 
  「我可以去厕所洗一下吗?」过了一会,小涵问。
 
  「呃,可以啊?对了,清洗完换回原本的衣服吧,恩菱你也换回去吧。」组 长说。
 
  「可是,我还没拍耶?」
 
  「晚上再继续啊,不急,我们趁晚餐前出去逛逛。」
 
  =================================== 
  如同之前说过的,组长对这些女孩并不会有很过分的要求,而且在这两天内 也不只是一直关在房间里,无止尽的享用年轻女孩的肉体。当然了,学长姐并不 会和小涵说这些事情,对他们来说,重要的是要让组长满意。
 
  三人在附近的百货公司逛了许久,再回到饭店内的高级餐厅吃晚餐想当然尔 是组长请客。小涵快一整天没吃东西了,肚子饿得要死,却也没吃多少东西。倒 是恩菱,很听话的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就连看起来很贵的红酒也喝了几杯。组长 倒是笑笑的,和她们聊天。席间小涵只是微笑,偶尔回个话,完全掩饰不了前一 晚根本没睡的疲倦。
 
  =================================== 
  小涵搀扶着恩菱,跟着组长回到房间。恩菱喝多了醉醺醺的,一边笑着在她 耳边小小声的说话。其实小涵大都听不懂,只能随便应付而已。回到房间,组长 先去上了厕所,小涵便把恩菱扶到床边,让她躺在床上,自己坐在床边。组长从 浴室出来之后,讲着电话又走出房间。
 
  小涵坐着许久,眼皮快张不开了。看向门口,组长不知道过多久才会回来。 
  於是她决定先小睡一会,组长回来再说。小涵躺到恩菱旁边,碰到饭店蓬松 的枕头,她马上就睡着了。
 
  =================================== 
  小涵听着浴室内的水流声醒来,看到窗外撒进来的阳光还吓一跳,没想到她 这一睡,竟然就是隔天早上了。她赶紧从床上坐起,环视房间,隔壁床的棉被乱 七八糟的挂在床角,床单也皱得不得了,但是却不见恩菱或组长。揉了揉眼睛, 她下床走向窗边把窗帘拉上,才看到昨晚恩菱的衣物散落在窗边的地上,旁边还 有几个撕开的保险套包装。
 
  小涵弯下腰捡起恩菱的衣物,稍微折了ㄧ下放到矮桌上,才要去捡地上的包 装时,浴室的水声停了。她呆在原地,还在想要不要回床上装睡时,恩菱便一丝 不挂的拿着毛巾,开门走了出来。
 
  「唷,睡美人总算醒啦?」恩菱看她呆在那边,语气冷淡的说。
 
  「对不起?我昨?」小涵想为前一天晚上辩解。
 
  「跟我道歉干嘛?你?」恩菱打断她,但又好像无话可说而停下。
 
  「?反正组长也没在意,算了。」恩菱边用毛巾把身上的水擦乾,边走向她 的包包。
 
  「他去买早餐,你先换衣服。」她拿出昨天的套装,递给小涵。
 
  「组长说因为下午有点事情要处理,所以等下回来我们两个一起再录一次, 他就要先走了。」小涵接过衣服,就要走向浴室。
 
  「我已经跟组长说过你月经来,所以他不会逼你,但是你不要忘记自己昨天 是怎么说的。」
 
  =================================== 
  架在电视前方的摄影机,从斜前方拍摄坐在床边的组长,还有他双腿间两位 年轻女大生。恩菱穿着白色薄纱短睡衣,里头透出来的黑色内衣裤,比起裸体更 让人兴奋;小涵穿着的睡衣,虽然看不到里面,但是接近全黑的深紫色,却更加 衬托出底下凹凸有致的身材。
 
  小涵、恩菱两人跪在组长双腿间,一左一右用舌头舔弄着组长的肉棒,当然 很快就站了起来。过一会组长伸手轻抚小涵柔顺的长发,接着往下托着她泛红的 右脸颊,把她轻推向中间,恩菱识相的起身让开。
 
  小涵一手拨开自己垂下的长发,同时张嘴含进组长炙热的肉棒;恩菱则在她 身后脱下睡衣,丢到一旁,身上只穿着黑色内衣裤,在小涵身后跪下来,也要把 她的睡衣脱掉,只是才抓着裙摆,往上拉了一点,小涵抓着睡衣前面,不让她继 续往上拉。恩菱愣住,但是怕组长注意到,只好放开,双手向前伸去,一手一边 握住小涵的双乳轻轻搓揉,想要转移她的注意力。
 
  「?嗯?」嘴巴正忙着的小涵,皱着眉头从鼻子吐了口气,又想把恩菱的手 拨掉。这次恩菱没耐性的轻轻啧了声,心想你不给干,身体给看给摸总可以吧? 
  索性抓住小涵的两边手腕往两边分开。组长大概是注意到了,露出疑惑的表 情看恩菱。
 
  「?组长应该想看看羽球队女神睡衣底下是什么样子吧?」恩菱有点尴尬的 问说,希望小涵听了能够识相点。
 
  「哈哈,对啊,小涵你就别害羞了,看看而已?」组长大概知道怎么回事, 接过小涵的双手,想让恩菱可以不受阻碍的拉起她的睡衣。
 
  「?不?等ㄧ下嘛?」小涵吐出肉棒,紧张的挣扎。
 
  「没关系啦?」恩菱笑笑的说,然后拉起小涵的睡衣。
 
  「咦?啊!!」
 
               (待续)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